白天是护士黑夜是杀手

在长达十余年的调查后,护士尼尔斯可能会成为德国战后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,全部遇害人数可能高达200人。他痴迷地复制着这套流程:给患者注射药物,在患者垂危时,又像“白衣天使”一样迅速来到患者面前,积极救人

42岁的德国人尼尔斯,如今已经入狱10年。谁也说不清,这位男护士,借晚上在医院值班的机会,杀害了多少病患。对于他而言,这不过是一场生与死的游戏。而他,就是那个掌控游戏,并且乐在其中的人。

他先给病人注射过量的药剂,等他们生命垂危时再去拯救,享受着这种“起死回生”和被他人赞扬的快感。但现实是,在他手中丧命的,占据了多数。

今年6月6日上午,尼尔斯在德国奥尔登堡法院第三次接受审判。这位连环杀手面临的是德国刑法中程度最严重的终身监禁,服刑15年后不能申请假释,且当局有权延长关押时间。

调查人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:“真相十分骇人,这可能是二战后,德国最严重的谋杀案。”根据调查人员多年的追踪调查,全部遇害人数可能高达200人,年龄在34岁到96岁之间。但由于许多潜在的被害人遗体已经火化,确切的遇害人数已经无从知晓。

1976年12月30日,尼尔斯出生在德国北部威廉港的一个护士家庭里。23岁从护士学校毕业后,尼尔斯追随父亲的脚步,来到奥尔登堡医院的心外科病房当护士。

在德国,护士是一个受人崇敬的职业,地位甚至比医生还高。在病人眼里,他们几乎是“全能选手”。但这种堪称全能型的工作,却给初入职场的尼尔斯带来了压力。也正是在这里,他开启了杀戮。

尼尔斯精神上的压力在逐渐增加。在医院里,他觉得自己很平庸,每天眼里只有机器、橡皮管、监护屏、跳动的灯光,也没有和病人的互动。他忘不了自己第一次参与心脏手术时的感受:“不被重视,每次回想都是一次创伤。”

起初,他还会回到位于威廉港的家。但在他定居奥尔登堡后,没有了亲人可以依靠,强烈的孤独感让他内心开始抑郁、恐惧和紧张。他只能用酒精麻痹自己。

当时,尼尔斯站在药架前,内心突然感觉很空虚。为了摆脱这种感觉,他拿起三支利多卡因(心脏药物),穿过前厅和走廊来到重症监护室。关闭报警器后,尼尔斯把药水注射进了患者的静脉,随后迅速离开。

很快,病床上的患者心脏停止跳动。30秒后,警报器一响,尼尔斯便立马冲到病房里为患者实施抢救。这一次,他收获了入职八个月以来的第一次夸赞,“久久没有散去,令人着迷”,尼尔斯沉浸在被夸的感觉里。不过,这位患者却再也不能醒来“感谢”眼前这位“救命恩人”。

恶魔的开关已经开启,尼尔斯停不下来了。他开始痴迷地复制着这套流程:给患者注射药物,在患者垂危时,又像“白衣天使”一样迅速来到患者面前,积极救人。

当尼尔斯成功救活一名病患时,他会感到心满意足,失败时则心力交瘁。在每次抢救失败导致病患死亡时,尼尔斯都发誓就此打住。但这种决心,在碰到下一位病患时又消失了。欲望在尼尔斯心里,超过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,占据上风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hehobbiehorse.com/,赫格尔

事实上,据统计,德国每年有将近30%的死者是在护理机构中去世,超过40%的死者则是在医院中去世。没有什么比重症监护室更常面对死亡了。在医院,当正常去世和谋杀都存在时,人们往往很难辨别死者是不是正常死亡。

早期的事实证明的确如此。一些同事夸赞尼尔斯热情善良,总能在危急时刻出现,医生们则认为尼尔斯专业能力不错。在奥尔登堡医院,入职一年的尼尔斯由于经常在患者命悬一线时出现,已经收获了两个称号:“倒霉蛋”和“救援狂”。这让他愈发沉迷。

但死亡人数的上升和尼尔斯太过频繁的举动,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怀疑。一名主治医生开始觉得尼尔斯有时候鬼鬼祟祟。可能由于尼尔斯经常抢救失败,一位护士则偷偷叮嘱其他同事,千万不要把患者留给尼尔斯,否则患者活不过明天。

尽管如此,充满疑虑的奥尔登堡医院也只是把尼尔斯转移到麻醉科。2003年,尼尔斯递交了辞职信。据日后的调查,此时他已经至少杀害了36人。后来,奥尔登堡医院为他写了一份评价很好的推荐信,让他得以在20英里外的代尔门霍斯特的一家医院就职。

在那里,尼尔斯依旧固执地选择上夜班,在重症监护室继续扮演“白衣天使”。谋杀还在继续……

2003年3月7日,布丽吉特·阿恩特(Brigitte Arndt)住进了代尔门霍斯特医院,并很快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。一个星期后,阿恩特病情有所好转,正准备转至普通病房。

但她的女儿凯瑟琳·罗曼(Kathrin Lohmann)在几天后接到医院电话,对方告知她母亲血液循环突然不稳定,催促她赶紧到医院。等她到医院时,母亲阿恩特已经离世。代尔门霍斯特医院和凯瑟琳似乎都有所怀疑,觉得哪个地方出现了问题。

直到2005年6月22日,63岁的前监狱官员迪特·马斯(Dieter Maass)住进了该医院重症监护室6号病房,医院才开始怀疑尼尔斯。

当时,刚做完手术的迪特尽管发着烧,但病情总体稳定。下午1点30分,尼尔斯进入了病房,将40毫升的缓脉灵(抗心律失常药)注入迪特的中心静脉导管。半小时后,尼尔斯再度进入迪特的病房,将含有药物去甲肾上腺素(Arterenol)的注射泵关掉,迪特的血压迅速下降。

为避免引起怀疑,尼尔斯将报警器关掉了。但此时走进来的护士发现了尼尔斯的举动,不过护士并没有声张,他们先对迪特进行了抢救。随后,这名护士发现,药柜里有五安瓿缓脉灵失踪了,而病床附近的垃圾桶里,则出现了四瓶空安瓿。

当天,迪特去世。护士赶紧把所见所闻上报医院。至此,尼尔斯的事情已经到了快被暴露的边缘。在听取护士的意见后,医院决定对迪特做血液检查。结果,迪特体内存在药物含量的确出现了异常。但他们还是没能阻止尼尔斯进一步杀人。

就在医院准备报警前,尼尔斯几乎用同样的方式,完成了他最后一次杀戮——67岁的雷娜特。

2008年,警方终于掌握了尼尔斯谋杀未遂的证据,得以对他进行审判。彼时,奥登堡地区法院判处了尼尔斯七年半有期徒刑。

此前已有怀疑的凯瑟琳,从媒体上得知尼尔斯被判刑后,也将自己的疑虑告诉了警方,直接促成了一项新的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在代尔门霍斯特医院工作的三年中,医院总共有411人离世,其中有321人在尼尔斯值班期间或值班后死亡。凭借这个数据,当局还是无法知道他可能杀死了多少病人。

自2014年9月起,每周四,尼尔斯都会戴着手铐,出现在奥尔登堡地区法院的1号大厅。他是一名沉默的被告,经常一声不吭。直到2014年12月,他才第一次向精神科医生卡里·奥菲利斯(Konstantin Karyofilis)透露实情:他对90名患者注射了过量药物,有30多名尽管接受了抢救,但还是死亡。

尼尔斯已经知道,他的行动“对患者及其亲属造成了巨大的伤害,为此感到痛苦和悲伤”,这是“不可原谅的”。而自从坦白以来,尼尔斯一改原先的一声不吭,时不时向他旁边的律师低语。

一直以来,尼尔斯不认为自己有精神疾病。卡里·奥菲利斯也认为他完全有刑事责任能力。2015年,尼尔斯再次因为两起病人谋杀案被判处无期徒刑,并被关押在奥尔登堡监狱。

数据显示,2000年到2005年,至少36人在奥登堡的医院中被尼尔斯杀害,另有超过64人在附近的德曼霍斯特医院被杀。为了取证,调查人员共从67个墓地挖掘出134具尸体进行尸检,并对尼尔斯进行了六次询问。警方表示,尼尔斯要对至少90位死亡患者负责,他们皆因注射过量药物致死。

2017年11月,受害者人数上调至106人。2018年1月,德国检察官指控尼尔斯谋杀了97名患者,并宣布他们打算对未能采取制止行动的医院工作人员提出指控。不过尼尔斯一方辩称,只有55起案件可以被证实,其他14起是谋杀未遂案,31起是需要判无罪释放的案件。

在数年的调查中,外界最为关注的点莫过于尼尔斯的动机: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成为了一名连环杀人案的凶手?

调查人员认为,尼尔斯选择的受害者是随机的,受害者年龄在34岁到96岁之间。而尼尔斯也曾向卡里奥菲利斯表示,不断制造紧急情况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,以救命恩人的方式获得认可和褒扬,并逐渐对这种感觉上瘾。杀手杀死护士

尼尔斯出生在一个天主教家庭,整个家族从事的职业都以助人为本:他的祖母、父亲甚至他自己,都曾是护士。

在尼尔斯眼中,父亲是他的榜样。父亲对价值观十分重视,尤其是正义、人性和平等。当尼尔斯还是小男孩时,他就发誓自己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。但在父亲眼里,尼尔斯的到来,却破坏了他的梦想。

早年,尼尔斯的父亲在大学学医,但因为有了儿子,他不得不中断学习。一些德国媒体表示,尼尔斯的父亲对他的出生是比较失望的,因为尼尔斯的到来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好的变化。

尽管在审判期间,尼尔斯称他自小没有受到过暴力伤害,有一个被别人保护着的童年,但父亲的态度,以及学校里的遭遇,都为日后尼尔斯变成凶手埋下了种子。

在学校里,尼尔斯因为一只耳朵有残疾,遭到同学的嘲笑。为了其他孩子不嘲笑他的生理缺陷,他一直在班里充当捣蛋鬼,试图转移注意力和借此表达不满。他很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注,但不是这种方式。他希望成为英雄。

在追随父亲脚步进入医院后,尼尔斯总是觉得自己处于中间位置,不够亮眼。而结婚生子后不久,尼尔斯也婚姻破裂。在他看来,一切都变得很糟糕,且没有任何成就感。在因急救而被夸赞之前,他一直在忙碌的工作和酒精中度过。

可以说,通过为病患注射过量药物,为自己营造成为英雄的机会,成为了他弥补心中空虚和获得自我满足的途径。卡里奥菲利斯这样评价尼尔斯:这是一个“撕裂的人”。表面上他想证明自己是救星,但内心孤独、忧郁和恐惧。

“他一直希望得到患者的尊重以及家属同事的认可。”卡里奥菲利斯说,“但他最终却没有把病人看作人。”

今年6月6日,德国奥登堡地方法院再次做出审判:尼尔斯因谋杀85名病人而被判处终身监禁,服刑15年后不能申请假释,且当局有权延长关押时间。

不过,真实的受害者人数可能远不止85名。由于一些遗体已经火化,无从查起,被尼尔斯谋杀的真实人数可能永远不会被人知道。但警方怀疑,尼尔斯杀死的人数可能超过200人。

如今,随着尼尔斯锒铛入狱,这场持续了十余年的连环杀人案调查,终于告一段落。只不过,逝去的人,却再也无法亲眼见证正义的到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