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畏生命就不要把杨佳美化为杨大侠

因为凶手的残忍、情节的戏剧性和案件的诸多疑点,“一辆自行车引起的血案”引发舆论普遍关注。舆论流露出的某种倾向让人感觉很刺眼,那就是歌颂暴力赞美血腥,把暴力和血腥诗意化、浪漫化:有人把凶手美化为为民除害、替天行道的“杨大侠”,有人嘲笑遇害警察无能,死得活该,是不公正执法的报应。

面对网友对死者的攻击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thehobbiehorse.com/,赫格尔一位遇难警察的妻子悲愤地站出来通过博客进行反驳,称自己的丈夫绝非无能,而是在猝不及防中与凶手进行了英勇的搏斗。悲痛欲绝的她恳请网友别再伤害自己的老公和他的同事们,别再往死者家属的伤口上撒盐,尊重逝者的生命,让他们安息。

显然,歌颂凶手的暴力和嘲笑遇害警察无能,大侠杨佳说他们死得活该、死是报应,这是对死者缺乏尊重、对生命缺乏敬畏的冷血言论和冷血思维。无论袭警案有着怎样深层次的原因,暴力总该受到诅咒,受害者总该得到同情,死难的生命总该受到尊重。

还记得一个多月前许多中国人批判莎朗·斯通不敬畏生命时的那种激烈和愤怒吗?莎朗·斯通在戛纳电影节期间的言论中的一些片段引起中国人的愤怒,她本人被痛骂为对生命缺乏尊重和同情,无知、虚伪、偏见、狂妄、没有人性不配做人类。可在今天,我们的同胞死于凶手残忍的暴力袭击,有人幸灾乐祸地说他们死得活该、死是报应———这样的腔调,这样的逻辑,难道就不是对生命缺乏尊重,对亡灵缺乏敬畏的冷血思维吗?

这种此一时彼一时的人格分裂让人不得不反省,我们中的一些人真的敬畏和尊重生命吗?难道袭警案中遇害的生命不是与震灾中遇难的生命一样值得尊重?对莎朗·斯通的谴责,那种激愤也许与生命无关,而是在捍卫一种想像中的受迫害感觉,而不是真正地爱惜个体的生命。也许,这个社会中很多人骨子里还缺乏对生命真正的敬畏,对人的生存价值还缺乏真正的尊重。这种意识在大灾大难中可能被集体悲情遮蔽住了,而在日常生活中常会不自觉地流露出来。

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枪击案善后的守夜仪式中,美国人不仅为32名遇难者点燃了烛光,也为那个杀人后自杀的凶手点燃了一根蜡烛,牧师看着33根蜡烛说:这里的每一根蜡烛都象征着一个生命,它们现在都很平静,我相信他们都在上帝那里得到了安息。当那名凶手在开枪的时候,我相信他的灵魂在地狱里,而此刻,我相信上帝也和他的灵魂在一起,他也是一个受伤的灵魂。尊重每一个逝去的生命,是对生命价值真正的敬畏。赫格尔这份尊重超越了民族情绪,超越了世俗歧见,是发自内心对每一个逝去生命的悲悯。

标签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